【短篇】两全法 (ペルソナ5同人/主明/已完结 )

*明智存活IF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OOC归我,人物归A社
*ペルソナ5/半架空/HERO×明智吾郎/OOC严重/短篇/已完结





>>>两全法




文/伶空





明智吾郎的命是由来栖晓救下来的。虽然本人拒绝承认这种事情,但是新岛冴还是从青年这些天的种种察觉到了些许。后来她从妹妹口中听到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她知道来栖晓一群人绝对不是安分的主,可她怎么都想不到他们不仅是闯了狮童正义的宫殿,还带着抢了狮童正义的人。也难怪明智吾郎这些天显得如此焦躁,以他的机智,明白狮童正义的真心后断然不会再回去羊入虎口,未来要去往何处或许才是他焦躁的原因吧。
然而事实是,明智吾郎的焦虑只是为了一条信息,不是给谁,就是给来栖晓的。
自从从狮童正义的宫殿里出来他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和狮童是彻底玩完了,很快他也会被狮童发现,失去现在所有的身份和日常生活,身败名裂。在那之前他断然可以靠着脸和名声谋个出路,可在脱出宫殿前来栖晓用只有他们能听见的音量说“记得来找我”。
先不说脱出前来栖晓那诡异的笑容,那句话本身就让人觉得奇怪。
他要对自己说什么?或者说自己又能在他身上期待什么?自己就该是像童话里被恶龙抢走的公主(明智吾郎)一样等着勇者(来栖晓)的救助么?不,他的尊严和骄傲都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思来想去也想不出结果,最终明智吾郎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只有一个联系人的SNS——先前那还有一个讨论组,但事情败露后他就被Navi火速踢了出去。于是那里又只剩下了一个人,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黑白的头像旁显示着「在线」。
深吸一口气,明智在聊天对话框中打字,文字写了又删删了再写,最后发出去的只有某个人的名字:
「来栖晓。」17:17PM
令他想不到的是他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我在。」17:17PM
这下明智不知道是要说什么好了,是该坦诚地道出感谢,向对面那人倾吐一切还是首先质问他在宫殿里最后所说的话,无论哪一个都很难说出口。
「来卢布朗?」17:19PM
突然来栖晓这样问道,他也不作推脱,索性答应下来。
「好。」17:19PM
「二十分钟后见。」17:20PM




二十分钟后,明智吾郎站在卢布朗的门前,透过磨砂玻璃的店门可以隐约看见来栖晓正在煮咖啡的身影。他推门进去,店门口上悬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起来。
“欢迎光临……啊,明智。”
“晓。”挣扎许久明智吾郎还是决定在吧台坐下,并朝老板佐仓惣治郎报以友好的微笑。
佐仓惣治郎明显对这位来客感到意外,他定定站着,看看来栖晓又看看明智吾郎。前者没有任何表示,依然在等待咖啡的成品,而后者也只是安定地看起了吧台边的小彩电,在注意到惣治郎的视线后对他笑笑。
“喝什么?”来栖晓煮好了咖啡。
“就你手上的吧。”明智吾郎把杯子推出去。
“那要吃什么?”来栖晓挥了挥手里的菜单。
“啊,随意了。”明智吾郎兴致缺缺地把头转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幅安静和谐的画面让惣治郎笑不出来而且还有些头痛,他看不太懂现在的形势,怪盗团头领和立志抓捕怪盗团的高中生侦探一起在他的店里友好地谈论咖啡和甜品,难道他们这样的关系不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么?
于是他做了一个眼下最明智的决定:趁早离开这里。
“这种天气看起来也不会再有什么客人了,今天就早早打烊吧。”说完佐仓惣治郎换掉了围裙,戴上白色小礼帽,“你别在这里闹事。”
来栖晓无言地点头,明智吾郎看着外面尚还晴朗明亮的天空和佐仓惣治郎离去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现在也肯定不知道来栖晓正为自己遇上了一位不错的监护人而高兴。
“你有什么事吗?”来栖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智果断先给对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然后呢?”来栖晓决定要装傻到底。
“没然后了。”明智往桌子一拍,还未喝完的咖啡溅出几滴,“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知道现在的你对狮童正义的看法。”来栖晓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在知道了那样的真相后。”
“狮童?那个男人?”明智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很快他也会注意到一切然后将我抹杀吧。”
“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先消失一阵子躲过狮童再说。输掉一切的人……”
来栖晓粗暴地打断他:“还没有输。我们,和你,我们会是最后的胜者,狮童会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明智吾郎不说话了,他盯着来栖晓看,而来栖晓也是无所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他在后者浅灰色的眼睛中找不到半分虚假,可他也不愿意相信青年口中的胜利。在狮童正义手下工作的两年半,明智吾郎是何其清楚男人的凶残和手段——说到底自己也是成了他的垫脚石,自己的费尽心机最后只是个笑话。
但对方是来栖晓,偷心的怪盗,要说胜利也只能说是属于怪盗团的胜利,其中没有任何一点儿属于明智吾郎。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同来栖晓、同怪盗团划清界限,可来栖晓拼命地要将他视为同伴。
怪盗与侦探联手,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良久明智吾郎开口:“想做,那就去做吧。”
反正你是来栖晓。
反正你的正义与我无关。
反正如今的我一无所有。
所以就让我期待一下,你所描述的胜利。




——现在距离狮童正义的宝物被盗走(12月5日)还有三天。






【历史记录】
「Navi,分析完毕了吗?」22:06PM
「诶,还差一点啦:P」22:06PM
「哦哦哦终于要开始了吗!!」22:08PM
「真期待。」22:08PM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22:09PM
「别太得意了,Skull。」22:09PM
……
SNS里怪盗团的群组聊得火热,来栖晓躺在床上一条条地翻着聊天的历史记录,而对话框上面提示的未读信息的数量也在一条条地增加。伙伴们的热情感染了他,他破天荒地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入睡,枕边的モルガナ早就抵挡不住睡意,蜷成一团沉沉睡去。
睡觉吧。来栖晓终于下定决心不去看未读信息提示,他铺好被子,安分地闭上了眼。




——现在距离狮童正义的宝物被盗走(12月5日)还有一天。






「明智,你等着吧,这是我们的胜利。」17:55PM
明智吾郎收到这条信息时距离他从广场的大屏幕上看到怪盗团的预告信已过去了半小时。透过信息他都能想象到发出这个的怪盗头头脸上是一种多么得意的笑,笑得那样张扬和猖狂。就好像是西方文学作品里的盗贼,戴上面具隐去真容,换上黑色风衣藏于夜色,在黑暗的瞬间里盗走被重重保护的宝物,在前来追捕的众人混合着惊异慌乱无奈的眼神中朝他们挥手告别,最后从天窗或是天台的边缘消失不见,留下咬牙切齿的人们和捏皱了的预告信。
到了现在这般地步,或许自己真该承认怪盗团,承认来栖晓身上的确存在着他所不曾拥有的事物。
他会带走狮童的一切,然后凯旋而归——那个被自己鄙夷的阁楼垃圾。
明智吾郎认命般的放下手机,将白瓷碟里的精致点心小心翼翼地挖下一勺放进嘴里。




——现在距离狮童正义的宝物被盗走还有三小时。






狮童正义的宫殿内。
来栖晓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宝物,静静听完狮童正义的忏悔和自白,这样的话当然也会在不久后的总统竞选上再次听到。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无心留恋正在崩坏的宫殿,带着宝物奋力向出口跑去。虽然中途出了些事故,但他们还是从崩塌的方舟中逃了出来。他们现在的所在是一艘救生艇,来栖晓坐在一个靠后的位置上休息。他回头看那渐渐沉底的方舟,回想一路过来的种种艰难坎坷和伙伴们此刻放松且释怀的笑容,不免有些感慨。
还有明智吾郎,如果他也在这里的话就更好,可他知道青年绝不愿再进入到狮童的宫殿来。即使是如今来栖晓也想不明白明智为什么会是狮童正义的亲儿子,虽说是私生子,但他真的找不到青年究竟继承了他的哪部分。明明连姓氏都不同,里里外外都不曾有一分相像的父子——或许是偏执,他突然想到,那两人都是一样执着,一个为了名利双收,一个为了他人的认可。如此也足够感谢命运了,幸好最后他救回了明智。
从宫殿里出来后来栖晓看着街道上繁华的灯火,与伙伴们告别坐上了归程的电车。
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完成,有人还在等着他的归来。






“我回来了。”来栖晓回到卢布朗时明智吾郎早已坐在了吧台前,面前还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店里只开了吧台顶上的灯,鹅黄色的灯光温柔地撒下,配合着店里音响低沉的歌声与正在看新闻的明智构成了一幅颇有情调的画面。他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眼熟,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欢迎回来。”明智吾郎回应他。
“惣治郎呢?”来栖晓怎么都看不到佐仓惣治郎的声音,虽然店里的生意十分冷清,但他绝对是个负责的老板。
“他回去了,店里我帮他看着。”明智吾郎回想起男人看到自己时的那种奇异眼神,和不久前才看过的从店里离开的背影。
来栖晓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在明智前坐下,用手指指店里的音响:“你放的?”
“是我,我不懂为什么你们店里都是些烂大街的歌。”明智吾郎瞟了一眼音响,佐仓惣治郎走后他开始摆弄那玩意,在看到卢布朗的歌单时他有些绝望,然后果断下载了自己的歌单。
“挺好的。”来栖晓双手交叠放在下巴下面,浅灰色的眼睛里透着笑意,“明智,我们赢了。”
“我知道,狮童不是你们的对手,祝贺你们。”
“不不不,这是‘我们’的。”说到这时来栖晓还特意示意了一下自己和明智吾郎,“怎么样,要加入怪盗团吗?”
“我拒绝。”明智吾郎回答得干净利落。
大概是没想到对方回答的那么果断吧,来栖晓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半晌他用一种近乎求情的语气开口:“饶了我吧,明智。为什么就不能答应我呢,明明这对你我都没有坏处。”
“你认为你的团员们会原谅我吗?我做了那么多事情,甚至让Navi失去了珍爱的母亲。”
“这是你不能无视的横沟,作为Leader,你应该考虑周全。”
来栖晓无话可说了,明智吾郎的每一句话都直指所有问题的核心——怪盗团到底能不能放下成见去接纳这个青年。他曾是那样罪大恶极,怪盗团也曾与他进行诸多纠缠,但是要因为他的过去而无视他的现在吗?难道真的只有死去之人的复生,亲口说出的“原谅”才能救赎吗?来栖晓自知不是圣人,但唯独明智,他想要拯救他。不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念头和欲望,他只想告诉他,即使没有再早些相遇,他们一样能活得与现在不同,那是更加光明美好的未来。
明智吾郎不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他只当这沉默是来栖晓的妥协。他将杯子里早就冷掉的咖啡喝完,正在播放的晚间新闻也渐入尾声。沉默,一切都只是沉默,音响仍然在低低地放着什么歌,新闻主持人面无表情地念着最后一则新闻。可明智吾郎明显享受着现在,嘴角渐渐弯起一抹笑容来。
“好吧,我认输了,你说得对。”来栖晓赌气似的连人带着椅子向后挪远了些,扭过头不看他。
明智吾郎觉得好笑,窗外的满天星斗和弯月却不再允许他的逗留。他站起来,掏出钱包结账。
“感谢招待。”
他准备离开,但最后还是把在心里斟酌许久的内容说了出来:
“来栖晓,我会以我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店门口的风铃又叮叮当当地响起来,青年的身影融在了夜色中再也看不见。
来栖晓看看紧闭的店门,又看看离吧台不远的小彩电。这时モルガナ轻巧地跃上来,它非常识趣地没有打扰Leader与明智的谈话。晚间新闻也播送完毕,留下的是那惯例的片尾曲与制作人名单,还有音响中一刻不停的来自明智吾郎的音乐。
“所以,我是被拒绝了吗?”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于是今夜,偷心的怪盗也只有一只黑猫陪伴入眠。





【End】






【后记】




大家好,这里是诈尸的伶空,很久不见_(:з)∠)_
自从手机被爹妈强制换成按键机之后感觉人生都充实了很多,学习使我快乐,这次的文综比我想象的还要高啊w
发现上一篇P5同人到100热度了,受宠若惊……这篇主明依然是自习里的摸鱼作,没有作业用BGM。我上星期就写完了,现在再看看还是觉得OOC到突破天际……不知道我想写的东西有没有好好表达出来。
个人觉得如果明智活下来了,首先就是要思考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活下来,毕竟在狮童宫殿里看破人生看破红尘了。关于这个想了很久,觉得明智大概是不会同意波特拉他入伙的,最多一起打狮童x至于后面的邪神,那是后来的事情,应该会有满COOP影像吧。
没有经历过游戏和COOP剧情,看着电玩巴士的中文流程过来的我也不好说就是了。对人物性格的揣摩没有玩家们透彻。希望这个明智和晓与你们印象中的一致:D
顺便来猜怪盗团群组里聊天的都是谁啊:D
万一哪天写后续了呢???
那么惯例!
感谢观看!
祝,食用愉快w





伶空
2017年5月28日21:38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 Powered by LOFTER